Friday, December 5, 2008

文子游戏

我是个不善于与文字玩游戏的人.
我的文章不是即刻可写出来的,灵感也常常跟我躲猫猫,害我在需要它的时候都找不到.
跟伊塔相识是在文学营,所以在她印象中我的文章应该写得很好,她常想看我的新作品,但我的灵感仿佛已经枯萎,最后一次真正写文章是在SPM的时候,但当时也不过写得很糟糕.
这是一篇短篇小说,但也不短.我希望得到大家的评语,在之前的部落格(这里大概只有客家妹比较了解我的前身,因为我们曾经在彼此的ex-部落格有交际~)我曾经放过上来,但是很前期的,没多少人看过.
今天没有画屁股凝固,只想让大家看看曾经在文字中飞舞的我.

作文题目: 7月7日的秘密
正下着大雨,在学校外等候孩子放学的家长们撑着伞,不耐烦地等待着;没带伞的,则躲在巴士站里,因此那里挤满了人;有些家长干脆把车停在校外,躲在车子里等候,自私的把音响调至最大声,遮盖了车外响亮的“沙沙”下雨声.车子阻塞了整条街,引来了其他人的不满,因此车笛声不断,十分刺耳.

这是发生在隔壁小学外的情景,庄灵念的那所中学较不会发生这样的情况. 孩子都长大了,父母也放下心来,不再像从前那样,一到放学时间就立刻涌到学校去接孩子放学.

云琦琦站在校门口,等着放学的钟声响起.她手里撑着一把大伞, 血红色的, 是如此的显眼, 就算站在撑着不同颜色的伞的人群里, 也能轻易地把她认出.

“铃…”虽说是一所中学, 但情况也和小学的差不多, 只要放学铃声一响起, 学生们还是那样一窝蜂的从学校里冲出来.一个穿着整齐校服的女生从学校里慢慢地走了出来, 她那头乌黑且修长的头发被往后梳成了一株小马尾, 五官的轮廓是多么的分明, 大大的眼睛中带有些犹豫与倦意, 她还有着外国人般高挺的鼻梁和玫瑰般红嫩的双唇.

“小灵, 过来妈这儿.”云琦琦拉长嗓子的喊道. 那有着玫瑰红般双唇的女孩即朝向云琦琦走去. “妈, 你怎么来啦? 你身体不好呢. 再受到感染怎么办?你不用特地来接我嘛, 我有带伞啊.”她的声音犹如黄莺般悦耳.
“不会的.我们回家去.”云琦琦温柔的说道.其实, 云琦琦并不是担心女儿没带伞而特地到学校来接她的. 这几天,不管她走到何处,都觉得有人一直紧紧跟在她背后, 但每当她回过头来时却看不到任何人. 因此,云琦琦放不下心来,害怕有人会对她们两母女不利.云琦琦手撑着伞, 将另一只手搭在庄灵的肩上, 试着把自己和女儿之间的距离拉近, 深怕女儿会突然离开她似的. 每走上一段路,她就会不时回过头来瞄一瞄是否有人跟在后头.

晚上,云琦琦坐在梳妆台前,呆着.
“啪!”门被用力的关上. 庄宇圣把身上的西装扔在床上, 一声不响地走进了浴室. 云琦琦被突如其来的关门声吓着了, 现实顿时把她从思绪中拉了回来.多少年了, 他们夫妻俩的日子就是这样过的. 庄宇圣从庄灵出世的那天开始就不再对她说过一句话,不,不是庄灵出世那天,而是庄心晴去世的那一天.庄心晴是他的妹妹, 但不是亲生的. 庄老太太一直希望能够生得一男一女,凑成一个“好”字,但因某些事故,庄老太太生下庄宇圣后就宣布不能再生育了.因此在庄宇圣十岁生日那一天, 她和她的丈夫从孤儿园里收养了只有三岁的庄心晴. 庄灵的出世正是庄心晴离开人世的同一天. 他并不是迷信的相信一个新生命的出现同时会带走另一个人的生命, 而是, 他认定了云琦琦就是庄心晴出事的背后操纵手.

浴室里,庄宇圣把身上的衣服脱下,扭开了水龙头. 他把整张脸泡在洗脸盆里装着的水中. 哦,清新多了! 压力像减少了一半似的, 轻松了许多.他是医院里的脑部手术医生, 每天都背着沉重的工作压力.
“咳﹑咳…”虽隔了一道墙,但庄宇圣仍能够清楚听见云琦琦的咳嗽声. 近几年来,她的身体一直都不太好,不是常腰酸背痛,就是伤风咳嗽. 虽然他都不再干涉她的事情了,但他总还是会留意到她身体不适的. 云琦琦一定是以为他已经不再爱她了. 这些年来, 他们的对话几乎不超过十句. 他还是爱她的, 当看见她那为人母亲温柔慈祥时的样子, 但是每当忆起十六年前所发生的事情时, 他就会不能自制的恨她,虽然庄家老太太已禁止家中每一个人提起庄心晴.

“咳﹑咳…” 最近又在这样不停地咳嗽,是老了吧? 人年纪大了身体总是变得不中用了. 浴室里的水龙头被扭开了, 细细的水流声清楚的听见. 里面那个人是多么地憎恨她,她是知道的.
“原来你一直都在跟心晴搞外遇, 你怎么对得起我﹑你的家人? 她是你的亲生妹妹, 你们是在乱伦啊!” 当她发现庄宇圣与他的妹妹庄心晴有私情时, 她是多么的气愤和激动.
“她不是我的亲生妹妹.我们根本没有血缘关系.”庄宇圣依然狡辩着.
“我才不相信你这些鬼话, 就算是真的, 你还是对不起我. 你到底有没有想过我被背叛的感受?你有没有想过我肚子里的孩子?是你的孩子啊!”庄宇圣低着头,无言相对.
“如果她死了,你会不会回到我身边?”她哽咽着说.
听见了云琦琦所说的话,庄宇圣即紧张得抓着他妻子的手臂说: “你不要做傻事啊!” “你以为我疯了吗? 你放心, 我不会伤到你心爱的女人的一根汗毛. 你并不值得我为你发疯.” 她推开了他的手.


这天学校里的每个人都表现得有点怪异,几乎校园里的每一个角落都有人在议论着什么似的. 庄灵疑惑的摇着头走进了课室,却又看见班上的同学行为也是如此的怪异.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啊?”她喃喃自语道.
“庄灵,你听说了吗?”庄灵的好姐妹芊倩对庄灵说话时,眼里却闪烁着一丝光亮. “什么事?”庄灵感到如此的莫名.
“我的天啊! 那么大件事你竟然不知道? 亏你还是这个地区著名最八卦国中的学生呢! 告诉你,有新老师来报道了!” 听芊倩的语气,她是多么的兴奋.
“那又能怎么样?” “听说他超帅了咧!” “帅能当饭吃吗? 书教不好一样不是好老师!” “庄灵, 你很没趣呢! 不跟你讲话了啦!”

上课铃生响起, 同学们都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踏﹑踏﹑踏...” 听见如此响亮的脚步声, 大家都知道整天穿着四寸半高的高跟鞋的校长正朝着他们中四甲班来. 一脸浓妆的校长走进了课室,她脸上的表情是那么的严肃, 可她的脸配上那副五颜六色的厚框眼镜却是引人发笑的. 跟在校长身后的,是一位莫约二十五﹑六岁的男人.他有着一张俊俏得让人惊叹的脸孔和一副诱人的身躯, 他身躯那优美的线条在他那白色的衬衫中若隐若现.
庄灵心想:原来同学们口中那天上有,地下无的大帅哥老师就是眼前的这一位.

“同学们, 这位是你们新报道的数学老师,”校长回过头去对男人说: “汪老师,请你自我介绍.” “好的. 谢谢校长.”
“大家好.我将会是你们的新任数学科老师.我的名字是汪雨哲. 以前我也是念这所学校的, 算起来我是你们的学长哦! 所以日后请大家多多指教.” 随后,他做了个九十度鞠躬,当他抬起身段时,他那迷人的双眼快速地在庄灵身上闪过.庄灵并没有发现.

放学后,庄灵一个人留在学校的音乐室里擦拭钢琴上的键盘. 她是音乐学会的主席. 这一天,她不想那么早回到家里去. 她那个患上精神分裂症的哥哥病情又发作了, 他一见到庄灵和母亲时,就会不停的抓狂. 从她懂事以来,她就懂得自己有一个患上精神分裂症的哥哥,她从未见过庄启谏有哪一天是不抓狂的.

汪雨哲拖着疲惫的身子经过音乐室, 他没想到当一名教师竟会如此疲累. 他看见音乐室的门口半开着,于是便推开门,走了进去. 一个熟悉的背影展现在他眼前,多少年了,他一直期待着重遇这个背影的主人.
“庄…”他还未开口, 庄灵已转过身来了. “…庄灵…?”汪雨哲失落极了,他以为重遇当年为他治好忧郁症的医生. “老师? 你怎么会在这里呢?” 看见自己的老师突然出现在眼前,庄灵简直是被吓了一跳.
“应该是老师该问你为什么在这里才对!”汪雨哲脸上露出认真的眼神说道. “我是音乐学会主席啊! 当然可以随时随地都在这里.”庄灵也摆出一副认真的样子. 汪雨哲看了竟觉得有点好笑,庄医生怎么会是眼前这个充满青春活力的少女呢? 算起来,庄医生现在大概也有四十余岁了吧?
“老师, 你笑什么?”庄灵不解的问道.
“没什么. 我只是觉得你很像我认识的一个人.” 说着,汪雨哲眼里露出一种爱慕的眼神.
“哦? 是女朋友吗?” 怎么会呢? 汪雨哲心想. 于是,他把自己小时候患上自闭症的事情告诉庄灵.
“原来老师你也经历过这样的事啊?”庄灵心里想着要是哥哥的病能够治好的话就好了.
“说起来你长得还蛮像那位治好我的病的医生.”
“是吗?”庄灵心不在焉的说道,突然,她不知想到什么似的,紧张的抓住汪雨哲的手臂,问: “那个医生叫什么名字?”
“庄心晴.”
“庄心晴…”

听到汪老师能够治好他的自闭症,庄灵恨不得立刻将当年把汪雨哲治好的主疹医生找出来.她在网上不停查找是否可以找到庄心晴这个人, 好让她哥哥能够早点把病治好. 终于,让她找到了有关庄心晴的资料,但她的心却沉了下去.资料上显示: 1990年7月7日死于交通意外.

这几晚, 云琦琦的梦里不断出现庄心晴要索命的影像. 每个夜里,她都从恶梦中扎醒,已经持续了好几晚, 扎醒后再也不能入眠.她那美丽的脸孔开始快速老化,不到一个星期就像老了十年般.
她以为自己是不会为了庄宇圣而做出傻事的,但她预料不到,有天她真的会发疯的.在她成产的前一天,她收买了医院里的一位员工,吩咐他把安眠药放在庄心晴的食物中. 结果,庄心晴如她所愿的在交通车祸中去世了. 她想: 她应该是在驾驶车子时睡着的吧?

“不要,不要…不要这样做!” 庄启谏在他自己的房里不断的喊着. 每当他忆起当天的情景时,他总会失去控制.已经二十四岁了,而这个病已折磨了他十六年之久.
“把药下在庄心晴那个贱女人的食物里. 只要她死了, 宇圣就不会对我不理不睬了.”

庄宇圣正在医院里上班. 好不容易抽出时间来休息, 该死的电话却响了起来. “喂?”他很没耐性的说道. 电话的另一边传来一把熟悉的声音: “庄宇圣,好久不见了. 出来聚聚吧!”
咖啡室里咖啡豆的香气弥漫, 庄宇圣和林亚军坐在窗边的一个位子. “都有十六年不见了.”庄宇圣说.
“对啊,自从心晴死后我们都没见面了.”林亚军饮了一口咖啡,继续说道: “没想到她竟然真的会自杀死呢…”
“什么?”庄宇圣很惊讶.
“事发的前几天她说厌倦了这世界. 我还记得, 她死的那天, 她连午饭都没吃就离开了医院. 然后,就出事了.”
那么儿子跟他说的呢? 庄心晴出事的那晚,儿子全身发抖的说: “妈妈说把药放进姑姑的食物,要杀死姑姑.呜呜呜…妈妈是杀人凶手!”
那天庄心晴并没吃午饭就出事了,那么云琦琦,他的妻子就不是杀人凶手了.

女仆人走进女主人的房里打扫时,发现云琦琦仍然睡在床上.
“唉,有钱人就是有钱人, 想睡到多晚都行,哪像我们这些下人,命苦啊…” 她没见到床底下的空瓶子,她也不知道她的女主人永远都不会醒来了.

“对了,当年你们两个偷吃禁果,心晴为你生下了一个儿子.你应该不会不知道吧?”林亚军说.
“我…我真的不知道有这件事.”
对了…许多年前的一天,庄心晴离开了庄家有一段的时间.
“说起来,他应该都有二十五六岁了吧?我见过他,不过是很多年前的事了,那时那孩子还患上自闭症呢!现在,我也不知道他到哪里去了.”

还有一个秘密, 每一个人都不知道的秘密. 四十年前被送到孤儿园里的两姐妹,现在已经长大成人了. 她们一个叫作云琦琦,而另外一个则是庄心晴.


晚上要上蕉赖,有谁住那里吗? :P

*还有一个秘密,屁股凝固写18XX的故事时,灵感是一直涌出来的XD~

14 comments:

Akira 思胜 said...

什么? 作文写到这么长?
够时间写啊?

凌迟魔女 said...

故事架构很好

只是









读起来有点卡
文笔还要加强..XD

小杰 said...

呵呵
期待着你的18XX的故事

++kelvin++ said...

不错看耶、、、可是还是比较想看屁股凝固
哈哈

- yEng - said...

不是很懂叻~:p

HansonLi said...

期待着和小杰同样的东西
呵呵

静雯 said...

哇!超长的一篇作文。
我的spm作文也写得很烂。
灵感泉源被塞住了。呜~

=Li Juan= said...

我觉得写到很不错!! 我最喜欢看小说了! 呵呵..
很不错的故事情节..

CHloe said...

需用多注释来写,会比较好噢~
哈哈^^

ೀ †ChueN ੴ said...

我走进了迷宫@@
哈哈><

cili said...

很多巧合嘞!
棒!!!
嘻嘻!!
我要看18sXXXXx!!!
哈哈哈哈哈哈!!!
我要!!
不快快贴,我就跟你离婚!!!
啊哈哈哈~~~

独侠令狐冲 said...

真的有18Sx?
记得告诉我哦!

少爷仔 said...

我看到眼花花...

真的很长...=="

ols said...

看到我八只眼睛。。。。
尤其是要停顿一下想看人物关系。。。
很复杂的关系。

~~Link Link~~

各位亲爱的博友~
不管你是走过,飘过,经过,路过...希望你留下你的部落格名字和url(可以的话也留下你的email).请按这里
非常感谢你们!
*其实也是为了方便我link你们~谢谢哦!